澳门全部游戏网站,金沙免费娱乐场

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红色记忆】“博昌桥”命名背后是一段博兴才子投笔从戎的悲壮革命故事

  • 在线小管家
楼主回复
  • 阅读:132312
  • 回复:1
  • 发表于:2020/7/27 10:44:07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博兴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山东省滨州市博兴县南小清河(东西流向)与张北公路(南北走向,贯穿淄博市和滨州市)交会处有一座桥——博昌桥,很多人不知道它的来历。

今年七一前夕,博兴县博昌街道党工委、滨州学院黄河三角洲文化研究所、滨州市传统文化促进会、诗词学会联合举办了“红色基因代代传——王博昌烈士纪念活动”。一位博兴籍诗词爱好者写诗叹曰:“年年路过博昌桥,不识博昌本英豪。建党百年忆英烈,三躬英魂到碧霄。”红色基因需要代代传。

(王博昌烈士墓,张基地摄影)

王博昌(1906—1938),原名王汉儒,字杰三。1930年北平朝阳***,回到博兴后任博兴师范讲习所所长,1931年6月加入中国***,是博兴县早期***员,是1930年代博兴县抗日爱国学生运动的组织者和领导者。1932年博兴“八·四”***时任中共博兴后备县委书记。1934年11月,由于叛徒出卖,王博昌在潍县被捕,被关押在***济南第一监狱。“七七事变”后,作为“政治犯”于1937年10月被***释放。


(王博昌烈士)

1938年10月,王博昌带领的博兴人民抗日志愿军改编为八路军山东抗日纵队第八支队十三大队六十八中队,王博昌调任十三大队政委。王博昌为博兴县党组织的创立发展及博兴县抗日武装的建立作出了卓越贡献。

王博昌7岁进私塾,15岁考入济南正谊中学读书。他勤奋好学、生活俭朴、成绩优良,尤其善长诗赋,深得同学们的赞誉和老师的赏识。1925年夏,他以优异成绩考取“中国最优秀之法律学校”北平朝阳大学。当时,中国北方正处在北洋军阀段祺瑞的反动统治之下。作为国家政治中心的北平,在政治上受到国共合作及五四运动的深刻影响,各种进步思想、革命思潮在各大学校园里传播。王博昌不仅系统地学习了法学、经济等专业知识,还通过阅读各种进步书刊、参与各种社会活动,在思想上受到新文化运动、新三民主义和马列主义思想,对中国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性质及其形成的根源有了一定的认识,并决心为改变这种现状而奋斗。王博昌天资聪颖,外加勤奋好学,使得他既能写一手好文章,又能娴熟地利用诗词歌赋抒发情怀。上学期间,他兼任《北京时报》编辑,经常发表文章以针砭时弊,唤醒民众,同时也赚得稿费,维持学业。

1928年,北京师范大学英文系毕业的刘顺元(与王博昌、北京大学法律学子王绍堂被称为“博兴三才子”)回到博兴,建立起***博兴县党部,领导了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早就与刘顺元相识的王博昌暑期回到博兴,参加了博兴的农民运动。王博昌与刘顺元、王星九等组织数百名群众在县城文庙前召开抗税大会,狠批贪官污吏横征暴敛、恣意收取苛捐杂税的丑恶行径。然后,又率领愤怒的群众直奔县政府大堂,迫使县政府取消了任意加征的农业税,取得了抗税斗争的胜利。

1930年6月,王博昌***回到博兴,博兴的形势已发生了很大变化。土豪劣绅勾结大土匪刘桂堂来到博兴,封了农协会的大门,刘顺元也被迫离开博兴,但革命基础力量没有遭到破坏。王博昌回到博兴后,博兴的革命力量又得到加强。这时的王博昌已阅读了大量马列主义书籍,对以***为代表的***右派的反动政治主张表示失望和反对,向往苏联式的社会革命。1931年初,王博昌与马千里结伴到青岛找到刘顺元,得知刘顺元经周恩来批示已加入中国***后,当即表示愿意加入中国***。刘顺元即派他二人先行回博兴开展革命活动,自己在得到省委同意后也回博兴。

1931年6月,在建党10周年之际,在王博昌家中的小二楼上,王博昌和马千里经刘顺元介绍举行了入党宣誓,加入了中国***。7月中共博兴特支成立,全县已发展有12名党员。当时,王博昌还是***县党部委员、博兴师范讲习所所长。此后,他以***县党部委员和讲习所所长的公开身份作掩护开展革命活动,宣传马列主义,讲习所成为开展革命活动的重要场所。

九一八事变后,全国人民的反日情绪极为高涨。为激发学生的抗日救国热情,王博昌奋笔撰写了《奎山晚照》:“云霞散彩,雾漫横空,整好坚甲砺刀兵。收拾些残枝败叶,准备着抗秋风!”他还请音乐教师为这首词谱曲,作为校歌让学生们传唱。他经常亲自为学生讲述抗日救国的主张,灌输革命思想,号召学生们“冲历史之桎梏,挽民族之危亡!”

经过王博昌等人的努力,学生的爱国热情很快被激发起来。1931年10月,济南中等学校联合发出的《告全国父老书》和《告山东学生书》传送到博兴,师范讲习所的学生们更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博兴党组织看到时机已经成熟,决定领导师范讲习所的学生开展抗日救国运动。王博昌作为所长不便公开出面,就暗中支持学生开展革命活动。他在当众批评因故请假超期的学生张恩成(***员)时故意说:“学生要按时到校,就是死了老人也得来上课!”这句话成为学生闹学潮的导火索。学生们先向身为一所之长的王博昌“发难”,随后便把怒火转向***县政府。全校40多名学生划分成宣传组、联络组、生活组,大张旗鼓地开出县城,从小清河乘船顺流而下,先后到达利城、店子、兴福等地,声讨日军侵***国领土杀害同胞的滔天罪行,揭露***政府卑躬屈膝、拱手把东北让给日本帝国主义的卖国行径,呼吁全国人民团结起来一致抗日收复东北失地。

***学生所到之处,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和支持,革命怒潮席卷全县。***县政府怕惹出乱子,派人下乡劝说学生回校。王博昌见时机到,便指示学生提出“一要武装学生,实行军训;二不准开除学生;三要增加学生生活津贴”等条件。县长被迫答复了学生提出的条件,学生运动取得了胜利。当学生队伍胜利返校时,王博昌激动得泪流满面,对学生们说:“你们辛苦了!宣传抗日教国人人有责,我坚决支持!我愿做摇旗呐喊的无名小卒,和同学们心连心,共患难!”

1932年3月,中共博兴县委成立,为便于在城区和教育界开展党的工作,县委决定成立博城党支部,王博昌任支部书记。博城党支部领导师范讲习所、县立第一小学和城关等处党组织。王博昌经常聘请***人刘顺元、张静源等到师范讲习所、县立第一小学等学校讲授革命理论,传播马列主义。这两所学校成为博兴县宣传马列主义的重要阵地和培养革命干部的摇篮。从这两所学校走出了李震、张竹天、郝子乔、韩枫、李干、刘作衡等一批德才兼备的军事将领和领导干部。

王博昌还经常亲自到县立第一小学秘密开展革命活动。当时校长蔡秉虔,教师孙蓬南、冯毅之、周苛峰等都是***员。由于党的组织处于地下状态,他们只是单线联系,互不发生关系。王博昌便向蔡秉虔暗示孙蓬南等人是***员。蔡秉虔也领会了王博昌的意思,尽量为孙蓬南等开展革命活动提供方便。县立第一小学***员开展的印发宣传品和利用课堂宣讲马列主义理论等革命活动有声有色。1932年3月,县立第一小学党员教师领导发起了反对***军警暴行、争取民主自由权利的罢课示威学生运动,得到县立第二小学、县立第三小学及师范讲习所学生的全力支持。***示威的学生遍布博城和附近农村。他们在街头巷尾和田间地头向群众揭露***政府对日本屈膝投降的卖国行径,痛斥***当局对内实行***、镇压革命、横征暴敛、残酷剥削人民的反革命罪行。通过领导学生运动,王博昌积累了开展革命活动的经验,增强了向***反动派作斗争的信心。


(博兴“八四”***高渡指挥部旧址,来源网络)

由于博兴党组织领导的革命活动非常顺利,成绩显著,引起了中共山东省委的关注。省委决定:首先由革命形势较好的博必开始,在全省发起一系列的农民***。1932年8月4日,根据中共山东省委的指示,中共博兴县委组织领导了轰袭烈烈的农民***。***前,县委决定,成立以王博昌为书记的后备县委。后备县委不参加***,如果***失败,后备县委接替县委工作。王博昌虽然没有直接参加***,但也为***做了一些准备工作。他号召党员教师以多交党费的形式筹集了部分***专用资金,与蔡秉虔商议,以为师范讲习所和一小购置试验仪器为名,向教育局借款1000多元,购置了***专用军事用品。


(博兴“八四”***遗址之一四区联庄会,来源网络)

1932年8月4日晚,博兴农民***爆发。然而由于***是在执行王明“左”倾路线的省委指导下进行的,加之省委派来的领导人张鸿礼既不懂军事又无远见,致使轰轰烈烈的博兴农民***被韩复榘派兵镇压失败。***反动派在博兴到处逮捕***人,李天佑等***人先后被捕,壮烈牺牲。博兴县笼罩在白色恐怖中。


(博兴“八四”***参加者,来源网络)

在极其危险的情况下,后备县委在王博昌的领导下继续秘密开展党的地下工作。他们首先与省委巡视员王云生取得联系,并商定了县委与省委的通信联络办法。9月,王博昌召集召开了后备县委工作会议,决定着手整顿党的组织,并进行了人员分工等。正当后备县委着手秘密开展革命活动的时候,倾向***的***左派人士、互济会员、***博兴县党部执委窦堉任从济南秘密传来了***将通令逮捕王博昌、蔡秉虔、晋吉清等***人的消息。王博昌等闻讯后立即隐蔽起来。他先潜藏到伏郑村岳父家偏院的地下室里,躲过了敌人的搜查后,又身穿破旧衣衫,头戴破苇笠,手拿镰刀,打扮成一个下地干活的农民走出村子,离开了博兴。

王博昌先后到过北平、济南等地寻找党组织,1934年又到潍县,在王绍堂的帮助下,一家三口(妻子和女儿)租了一间民房安顿下来。王博昌在潍县火车站摆一茶水摊,以卖水为名,边挣钱糊口,一边寻找党组织。其间,王博昌结识了从东北流亡到潍县跟随王绍堂在法院做听差的相炜。他发现相炜是一个有文化、有正义感的好青年,就不断向他讲述革命道理,指导他看蒋光慈、郭沫若、鲁迅等的文章和书籍,介绍博兴党组织领导的农民***等情况。相炜在自传中这样写道:他当时教诲我最深刻的几句话是:“人生就是斗争,逃避斗争是弱者的行为;应把组织当成家,把革命当作事业,直至死算完成自己的任务。”当相炜问到革命前途的问题时,王博昌开导说:“不要悲观前途,只要走就有路。”在王博昌的教育和影响下,相炜很快从一个流亡者变成了一个具有革命理想的进步青年。

经过一段时间的打听、寻找,王博昌结识了潍县中心县委书记乔天华。王博昌也只是根据对方的言行猜测对方是自己同志,但没人引见,根据党的纪律又不能贸然询问,只好与他进一步接触以作深入了解。他经常帮助乔天华为青岛《晨报》的“春笋”专栏撰文,宣传革命思想。后来,经孙蓬南介绍,两人才明确了身份。就在王博昌找到党组织,计划重新开展革命活动的时候,他与乔天华于1934年11月因叛徒出卖被捕。

王博昌和乔天华被捕后,被押送到济南,关押在***山东省第一监狱。在狱中,他受尽酷刑,毫不屈服。他和乔天华一起联络狱中党员成立了临时党组织,推选乔天华为负责人,王博昌等为副职。他们针对狱中对政治犯规定的一不准看书报、二不准写文章、三不准相互串联的“三不”政策,领导开展了狱中斗争。他们首先进行绝食斗争,开始不吃饭,后来连水也不喝。***狱警看到这种情况非常惊慌,就在各个监房放风说:“你们派出的谈判代表都吃饭了,别的牢房中也都吃饭……”王博昌当即识破了他们的阴谋,吃力地张着干裂的嘴大声说道:“骗局!骗局!”接着,其他监房的狱友也趴在铁窗上,齐声高喊:“这是骗局!”最终,迫使敌人作出了让步,绝食斗争取得了胜利。因王博昌在绝食斗争中识破了敌人的骗局,敌人对他怀恨在心,狱警又见他在犯人中有号召力,怕再生事端,就把王博昌和其他犯人隔离开,单独关押了一段时间。

1936年下半年,王博昌作为政治犯被关押到反省院的第十二期甲班。在反省院,敌人要求他们每天写一篇日记,7天写一篇论文,借以观察每个人的“反省”情况。王博昌充分利用自己的才学与敌人展开巧妙的斗争,有时含沙射影地谩骂他们为中华民族的败类,有时满怀热情地抒发自己的豪情,有时则和敌人做文字游戏,搞得敌人哭笑不得、无可奈何。他还利用自己所学的法律知识,在狱中和乔天华一起为那些被关押,但没有暴露身份的***员和革命干部写无罪开释的《呈文》。乔天华在回忆狱中生活时说:“王博昌有人格、有道德,还是个才子。他写呈文从来不起草,拿起纸来就写,一个字也不差。有不少同志经过我们的帮助就被宣布无条件释放了。”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和平解决,以国共两党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王博昌作为“政治犯”于1937年10月被释放。1937年11月,鲁东工委组织委员张文通来到博兴,向王博昌、蔡恩溥等***员传达中共北方局太原会议精神,责成王博昌等人着手恢复博兴党组织。随后,筹建了中共博兴县整理委员会,博昌负责审查恢复“八四”***失败后失去联系党员的组织关系。

1938年春,中共博兴县整理委员会组建“博兴县抗日人民志愿军”,在王博昌、陈竹村的领导下,战斗在博兴地区。1938年5月,中共清河特委成立。6月,清河特委青年部长杨涤生在博兴县西郑村召集召开博兴党的活动分子会议,决定恢复建立中共博兴县委,王博昌任书记。王博昌任书记后,加强了对抗日武装的领导。他亲自带领部队进驻博兴县城,派军事部长相炜具体负责对刘宝地率领的一、三区抗日自卫团开展统战工作,通过多种方式向刘宝地阐明***的政治主张,晓以民族大义,促使刘宝地率自卫团与志愿军团结起来共同抗击日军,保卫全县人民的利益。

1938年9月,***别动总队第十三支队司令周胜芳联合高苑县地方武装朱仲山部,经常围剿博兴县抗日人民志愿军。为粉碎***顽固派阴谋,县委书记王博昌、志愿军大队长陈竹村决定将部队开往临淄。

1938年10月,日本侵略军占领了胶济铁路沿线各县城,面对急剧恶化的形势,中共清河特委根据上级指示,在苇子河村召开了一次重要会议。这次会议由清河特委书记霍士廉和三支队司令员杨国夫主持,临淄、寿光、广饶、长桓、益都、博兴等地的县委书记,以及高苑、桓台、长山等地的***员百余人参加了会议。会上传达了省委书记郭洪涛关于《目前战争形势及我们当前任务》的报告,研究部署了发展武装、建立群众抗日团体、开展敌后游击战争等各项任务。王博昌带领的博兴人民抗日志愿军在临淄苇子河与八路军第八支队会合,后改编为八支队十三大队六十八中队,王博昌调任十三大队政委。六十八中队与八支队十一大队队长高文兰率领的两个中队共计160余人,一起在临淄县西部地区开展对敌斗争。


(2020年5月15日,博兴县政协主席耿雨河,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张传礼带队,“王博昌烈士红色革命文化课题组”赴淄博市临淄区调研)

同年11月,八支队奉命调往鲁南,王博昌率领大队人马向胶济铁路挺进。11月9日,王博昌带一个连队到达临淄区凤凰镇六天务村时,看到村内没有什么情况,便向南急速进发。不料,出村2公里就与从张店开来的大股日军遭遇。王博昌带领部队奋勇冲杀,但终因寡不敌众,被敌包围。王博昌当即决定自己带领5名战士负责掩护,其他人员突围转移。在激战中,王博昌壮烈牺牲,年仅32岁。


(2019年10月23日,博兴县博昌街道召开王博昌革命文化研究座谈会)

1948年,人民解放战争进入夺取全国胜利的决定性阶段。渤海军区军民全力以赴支援前线,为将前线急需物资快速运输到位,渤海军区官兵将博兴县南小清河与张北公路交会处的木桥进行了重修。因为博兴在西汉时曾置博昌县,而且该桥于1932年在王博昌等人的倡捐下加固重修过,陈竹村等人提议将此桥命名为“博昌桥”。后经山东省委批准,正式命名为“博昌桥”。


(图片拍摄于博兴县烈士祠墙报,王新亭提供)

后昆未忘初心志,铺就通途忆博昌。博昌桥,一座红色的桥,代代传颂的桥。


(作者单位:滨州学院黄河三角洲文化研究所)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捕鱼游戏王腾讯版,天天捕鱼赢红包wx15 com金沙平台投注,新萄京娱乐场4569999cc云顶yd222线路检测,威尼斯商人娱乐棋牌澳门英皇网上开户,牛牛网页游戏大厅澳门新葡金娱乐官方网站,2018白菜网娱乐网址